•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返虚
听书 - 返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百七十九章:百里家的反应

拂弦 / 2022-11-28 17:18:09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话说箕鴀这一闹,可谓把菰家捅破天,整个不得安宁。

也把王城的水立时搅起千层浪,别看菰家此时热闹,菰家之外同样热闹。

百里乐人回府,事情自然传到百里流年耳中。不过他倒不觉得是什么坏事,儿子和菰勒勒之间,他从来是不赞成。

奈何儿子死心眼,美人千千万,单吊死这一枝。

帘恨把事情汇报给他听,他也只是点点头,手上的功夫可一刻没闲着。

道:「继续让人盯着这小子就好,男人嘛,不经点事儿怎么行?」

「是。」

「可有素鹤消息?」

「没有,咱们的人昨晚没跟上。今早又出了少真府这档子事,不说咱们没下落,恐怕菰家、抚灵阁那边也是相同。」

百里流年哼了一声,提笔蘸墨,在砚台边上刮了刮,道:「真是一出好计。」

「你觉得这里面有百里素鹤的手笔?」

「虽不中,亦不远。

此事十有八九和他脱不了干系,就算不是他主谋,必然也和他有牵扯。」

不然怎么会如此之巧,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挑在此时。

箕鴀是个什么玩意儿?

背后若无高人指点,给他十个胆儿,他也不敢和菰晚风那个匹夫高一声,何况是大庭广众兴师动众的去闹,你且看吧,菰勒勒只是个饵。

事情,绝不是表面那般简单。

帘恨听罢,明白其意思。

道:「话虽如此,少主受辱是不争的事实,这事要忍了么?」

百里流年将信写好,拿起来微微吐了一口仙气,那信上的字便骤然消失,仍旧变得白纸一张。

低眸塞入信封,递给他。

道:「放心,账是肯定要算,但不在此时。

你先将此信送至抚灵阁,把信交给陈留,他自会转交给这封信的主人。」

「是。」

帘恨接过信塞入怀中,随后作礼离开。

而他走后,百里流年决定去看看自己那个蠢儿子。

结果他还没出门,人就过来了。

进来也不吭声,大气不喘。

只坐在窗下一言不发,他饶有兴致的将之上下打量,左右流顾。

直把一个失情的人,看的遍体生寒毛骨悚然。

百里乐人登时跳上椅子,别向一角。

道:「你……你、你做什么?没见见、见过人不开心啊?」

老子是男人,是你儿子,不是你后院那些个美娇娘,没事别整的老色批一样。

你不恶心,我还烦。

「想什么呐?你个混账东西。」百里流年抬手照他脑袋就是一巴掌,这脑子里一天到晚装的都是些什么狗屁。

递了一记眼神,让人老实坐好。

道:「说吧,经此一事,你有何想法?」

百里乐人撇撇嘴,虽然老大不服气,却还是听话坐好。

道:「我想过了,这事儿肯定不是勒勒干的?」

百里流年挑眉:「怎么?你就这么喜欢这顶帽子?」

还有没有点出息?

天下女人都死绝了,就他菰家有女儿?

「不是。」百里乐人被看的不好意思,面红耳赤,摸着滚烫的耳垂道:「我是觉得吧,那见鬼的共话长生不是勒勒写的,但是这事肯定也和她有关系。

要不没影儿的事儿,菰晚风能咽得了这口气?」

「还行,不算太蠢。」

百里乐人难得这回没有顶嘴,而是低头四处乱瞟,呢呢喃喃

嘟嘟囔囔。

「男子汉大丈夫,有话大声直说,扭扭捏捏,蝇蝇私语像什么话?」

「我……哎,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百里流年后退两步,将儿子再细细看了看,我不懂?你老子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多,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长。

「不说这个。」

「那你想说什么?」要老子替你出气?还是让百里家替你抢女人?

百里乐人翻了个白眼,道:「我是那起子没出息的人吗?」

「不然呢?你为菰勒勒干过的荒唐事还少?」

「那都是过去。」

「哈……这么说你是成长了?」狗能改得了吃屎?

「……」咱能好好说话不?您也老大不小,能不能别为老不尊?

百里流年大着步子,一旁扶几坐下,道:「成,你有什么就说吧,我听着。」

讲不出个子丑寅卯,别怪做爹的不给你机会。

事情究竟关乎百里家及监察天司声望,因你之故无端受辱。如果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为父也只能送你去天司受罚。

这点,你当明白。

「我知道,等和你说完,天司那边我自会去领罚。」

「哦?」

你可知天司刑罚可怕之处,如你这般需受天雷淬火鞭三十鞭,同时需浸在万年寒冰特制的水牢里。

一般人,淬火鞭不过十。

十这个数字,已是极限。

更不要提万年寒冰特制的水牢,那里就算你是仙体下去,不死也要掉一半根基。

如此,可是想清楚了?

百里乐人颔首,倏的攥紧拳头。

「知道。」

「知道还要如此做?你当真不怕死?」

「我是你儿子,身上也流着百里氏的血。你当年能从里面受此刑带着百里一脉出来,我就能从天司回来。」

「你长大了。」

百里流年重重叹了一口气,既有老怀大慰,更有为人父的不舍。

那是九死一生的地方,活下来的寥寥无几。

「不如此,不足以震慑流言。

不如此,不足以平此屈辱。」

我若能从里面活着回来,非但百里家无需受人冷眼,天司威望依旧高高在上无人可以触犯。」

「诚然,此事不是不能过后徐徐讨之。但要一劳永逸,这才是釜底抽薪根治的法子。

否则不管怎样,都将难堵悠悠众口。

你如果自请领罚,世人非但不会奚落反而会高看,你如果能活着回来,菰家今日加诸在百里家与监察天司的这份屈辱,就会成最有力的回敬。

也会成为,你成功的垫脚石。」

「是。」

「那你究竟要说什么?」

「碎玉人?」

「她?怎么又到她头上了?」不是菰晚风的养女,失身槐尹,最后又委身少真无一?

她能有什么要说的?

百里乐人有些不自然的红了脸,抱着双脚盘好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勒勒之所以会栽就是因为她。」

「怎么讲?」

「勒勒早前故意透露碎玉人和三味的消息给我,意在借百里家对付少真府,使两家相斗。

我虽不才,倒不至于这点都看不出。」

顿了顿,又道:「可是不止找了我,也找了箕鴀,人虽非她亲去,却是贴身丫环水月执了她的亲笔信去的。

因此,才落了一个铁证。

只是不晓得箕鴀使了什么手腕,在信

上添了那莫须有的话。」

百里流年抬眸,睇着他。

「如此说,你还是放不下?」

「放不下又如何?此事一出,我和她断无再续的可能,我可以接受她利用乃至背叛,独不能触及百里家及监察天司的尊严,这是底线。

而且,就像你说的,我也觉得这事儿不简单。至于问题出在哪里,我一时半会儿说不上来。」

「说不上来就以后有命回来慢慢说,你先说说怎么和碎玉人有关系。」

「勒勒对碎玉人似乎有执念,从以前对方是菰家的二小姐到如今少真无一的人,她想除掉对方的心一直都有。

而且,都是背着菰晚风施为。

依我看,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百里流年向后靠了靠,道:「即便如此,也不能说明两者有何必然关联。」

要想证实,你需得有其他线索。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嗯?

什么猜测?

「爹当年进入欲海天时,菰晚风是否已经是菰家家主?」

「这到没有,三家之中他最小,彼时少真府还是少真云浩当家做主,他俩俱算一时豪杰。

只是较与少真云浩这等天之骄子,菰晚风的出身就有些不够看。」

「哦?」

这里面有故事?

「也不是什么秘密,菰晚风并非菰家嫡出。他是自下界飞升而来,得老家主垂青收做义子。」

「老家主没有子嗣?」

「有。」

「那怎么便宜这只老狐狸?」

「你也知道他是老狐狸,就知晓他之手段非是一般。那时他年少英俊,风流个傥,加之为人温文儒雅,待人敦厚,不知多少人道他的好。」

「不至于吧?」这么好,还是人吗?

百里流年笑了,不是看不起你小子。论能力,你小子也就堪堪配给人家提提鞋。

「当真?」

「他当时上能安抚菰老家主,稳住族中耆老,使的菰老家主弃亲生子不用而改大力栽培他,这岂是一般人能有的手段?」

这……

「下能抚众,府上无一不信服。」

额……

「对外,他和少真云浩亦算好友。」

如此人物,你告诉我,是一般人吗?

「那后来为何是他继承?」只作栽培,当不至于改换继承人才是。

「后来菰老家主几个嫡子都死了,就是庶子庶女也没活下一个。」

「都死了?」

「嗯。」

「什么原因?」

「一次天灾,北地有妖兽出现祸乱民生,那一年刚好轮到菰家执掌北地安危,菰老家主便带着这些个子女身先士卒,可最后回来的只有菰晚风和菰老家主。

据说,人是他舍命从妖兽口中夺回来的。

自那以后,菰老家主传位于他,自己则一病不起,不久仙逝。」

百里乐人听罢,久久说不出话。

倏然,他一拍大腿,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

百里流年摇摇头,年轻人啊。

然没等他多作感慨,儿子接下来的话让他亦半天不能回神。

道:「再说一遍。」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23uc.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