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红楼蓉大爷
听书 - 红楼蓉大爷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435章:精致的美

七里米粉鹅 / 2022-11-23 17:34:31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伤了男人根本,在这个时代怎么可能有药可医?

贾蓉早已经看过伤口,早在一年多年就看过了。那时,他就清楚的知道,身为太子殿下的小三爷将来永远只能是一个完整的太监。

这一年多来,贾蓉面对太子殿下所说的一切,不过是安抚太子同时保全自己与贾家的托词。

当然,他也知道如果这件事爆出来,大燕将迎来一场大地震。这场地震或许能比得上二十年前的九子夺嫡造成的影响。

他决定将这个谎继续撒下去,一直编下去,等到一个恰当的时机……

所以,贾蓉面对太子妃李氏依旧选择了谎言。

“太子殿下能好,只是需要时间。”

他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如果人真的有转世的话,太子殿下若是将来死了转世再成男人不就是好了?

早点去死吧,太子殿下。

“真的吗?”帘子后的太子妃李氏颤抖地喃喃着。“需要多久时间?”

“不知道。”贾蓉微微摇头,低声话语里带着坚定。“不过,微臣会尽所有,力求最快治好太子殿下。”

帘后已没了声音,有小太监过来说太子妃已经离开。蓉大爷愣了愣,微起拱手走出大殿。

他不知道此刻太子妃是抱着怎样的心情问这事。

不过,其中肯定有一条是惶恐。

太子殿下的伤不可能能够永远隐瞒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引发整个大燕的震动。而那时候,等待太子殿下与太子妃的,会是什么了?

蓉大爷咧咧嘴。到那时候,贾家和自己又会在这件事情中受怎样的影响?

都是他需要考虑计算的。

打崇宁园往神京城回去,路上车里的小雀儿突然小声说道:“盯着大爷人还没走,又跟了过来。”

蓉大爷听闻眨一下眼睛,若无其事道:“不必管他们。”

“往后大爷出门,身边还是多带一下人罢。实在不行,便把那几位姐姐,还有羡梅姐姐一并带着。有她们几个在,也多一份周全。”小雀儿忧心的说道,“雀儿远远听过瞧了,那些人行事是锦衣司的风格,大抵是宫中或太子殿下派来的。”

“太子可指使不动他们。”蓉哥儿轻轻笑着回一声,“我一个离京一年多的待职闲人,宫里也没盯我的必要,想来是锦衣司内某些人自己的注意。”

“难道是她?”小雀儿惊呼道。

“用不着管她。”蓉大爷点头澹澹道。又扯了扯衣袖,皱起眉头搓了搓手。“日子一天比一天冷,快让我暖暖。”

“……”小雀儿听了,脸上不由一红。拿着蓉大爷的手便往自己身上扯,惊得大爷急忙抽手,以至于手肘撞在车架子上发出碰的一声脆响。

“作什么?”蓉大爷揉着受伤的手肘,无奈道。

“大爷不是要暖手么?”小雀儿无辜地小声回道。

“哪个说的暖手就是往……二两肉都没,暖和得了?我要的是捧炉子。”

小丫头往低头那么一扫,心中喃喃。那些日子也不知道哪个说精致小巧也是一个美,也不晓得是谁说要他能够亲手带大。

哼……

寒风呼啸啸过,吹动路边早干枯的草。路上行人纷纷扯紧了衣襟袖领,身子句缩着前行。明明还未下雪,这天却似比往年下雪时还冷。

“一年比一年更冷了。”

“可不是嘛,明年还不晓得怎样?这么下去,明年又该是个怎样光景……”

“今年寒春长了十多天,看现在的样子,明年开春又得晚半月。”

“又得饿死不少人了!”

“嘘,别乱说。这个年省吃俭用过吧,家里多囤着东西,明年又该闹饥……”

“不说了,走快点吧。等回了家,立马叫上家里老小去刘财主家的山里多赊砍几担柴。别明年等不到,今年就先冻死了。”

世界上没有谁比农民对天气的变化更敏感。那是几千年农耕智慧的传承,那是生在风雨却难堪风雨的农民在应对未来的小计算。

囤粮囤柴囤咸菜囤干菜,省吃俭用是他们面对即将到来的天灾唯一的应对办法。

车里的贾蓉没有掀起帘子去看说话的人是谁,只是突然朝外边的车夫叫了声,让他先不回神京城了。

“先去水利营田府。”

上行下效,上令下行,从来如此。

“一年多没来了。”贾蓉感慨着看着水利营田府衙的大门。虽然这一年里,贾蓉与营田四司的负责人都有联系,但对水利营田府衙门的事情却一概不知。

这些日子也因为其他事情导致没多问水利营田府的情况。

随着他走近,眉头却不由得紧了起来。

“人都去哪里了?”

蓉大爷喝了一声。

衙门里不紧不慢钻出半个脑袋来,疑惑地朝着他打量半晌才跳出身子紧忙回话。“这位大人有何事吩咐?”

旁边小雀儿低声给他说道:“那边屋子里有不少玩牌的声音。”

蓉大爷的脸色更加不好了。“水利营田使何在?”

“大人是?”这个守门的官吏不知蓉大爷身份,只瞧得他身上华服不凡,不敢怠慢。又听贾蓉张口便问营田使,内心已是惶恐,暗搓搓猜测贾蓉的身份。

偏蓉大爷却不解答,只黑着脸往小雀儿所指的办公房方向去了。

大门一推,便见着里面烟雾缭绕。

十来个官吏围着桌子玩牌,桌下烤着温暖的火,其中有几个手里还提着烟杆子。

许是贾蓉作的动静太大,又或是外面寒风忽然灌进了房里,一时竟让十来个官吏愣在当场。

贾蓉从这些人脸上扫了一眼,竟无一个相识的,原来的水利营田使廖承志也不在其中。

他皱眉道:“水利营田使廖大人何在?”

一个人回道:“廖大人早调去了吏部,大人竟不知?”

“如今水利营田府谁主领?”

“正是本……哎哟,你怎么打人……”

“打你是轻的,我还要摘你头上帽子。”蓉大爷拳打脚踢又将这房里砸了一顿,熊熊恶势下竟无人敢拦他。

倒是其中有人认出了贾蓉身份,拉着那被打的官员跪地求饶。

“不是下官们玩忽职守,而是这营田府如今形同虚设。上官们早不过问,水利营田皆停。廖大人进了吏部,衙里有门路的也调去了另处,只剩我们……下官也不知明年生路在何处啊。”

原来随着忠顺亲王薨逝,水利营田府顿时就没了人主理,一时间就像所有人都忘了这个衙门的存在一般。

随后不久营田府内的上官一一调走,一下子水利营田府真就成了没爹没妈的孩子,只剩一群底官贱吏自生自灭了。

“怎么会这样?”

贾蓉想不通,或者是想通了也不愿相信。他觉得不管别人怎么看,至少大学生舒伯乐与皇帝显德会在意水利营田府,至少水利营田府以往几年做出过一些成绩的。

显德皇帝曾经也十分期待水利营田府以后给带去改变。

为什么会这样?

怎么突然的一下,水利营田府就被放弃了?

贾蓉还等着水利营田府与营田四分司带来改变,计算着哪怕用几十年的时间也要让粮食增长翻倍。哪怕不求后世的效果,哪怕能稳定到亩产四五百斤也是极好的。

他带着胡乱的思绪回了神京,而水利营田府原来面面相觑的众人又回了房里玩起了牌。

蓉大爷还未进宁国府,他就被一只手给拦住了。

一只白皙的手,精致的手,纤细的手。

美丽的手。

这只手,软弱无骨,细若新葱。

这样一只手,若是握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23uc.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