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龙族:重启新世界
听书 - 龙族:重启新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十九幕 约会(一)

您怎么称呼 / 2023-02-07 17:31:28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里面的气氛现在大概很低沉吧?每次3E考试结束都要富山雅史教员做很长时间的心理辅导。”

“对了,你第一次听到龙文咒文的时候感觉怎么样的?我想起你3E考试的时候很平静啊,似乎「灵视」对你而言一点都不新鲜。”门外,曼施坦因教授靠在门上问诺诺。

“因为我第一次「灵视」发生在很小的时候,3E考试时我已经习惯了。”诺诺说。“第一次「灵视」你看到了什么?”

“看见我妈妈躺在床上,一个黑色的影子走过来抽走了她的灵魂,她死了。”诺诺轻声说,“因为这件事已经发生了,所以我也不惊恐,只是默默地看着。”

“我听见了风声,满世界的风声。”曼施坦因教授低沉地说,“诺诺,你们学生会不会觉得卡塞尔学院的教育很残忍,很少有人第一次听到龙文咒文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世界本相的时候,会感觉到开心快乐,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是否不要揭开那层温情的面纱更好些?”

诺诺耸耸肩,“我无所谓,每个人都想看到真相,即使那再残忍但就像我看到的,是真的,有东西带走了我妈妈的灵魂。”

诺诺没有说的是,那个黑影也带走了她身上的一部分东西,但她不知道是什么。

……

……

路明非单手撑住脸颊,所谓的龙文对世界至尊来说确实不值一提,他轻松写意地在纸上画满了鬼画符。

如果有龙血浓度极高的混血种在旁边观看的话,他就会发现,这并不是什么鬼画符,而是龙文,最标准的龙文,仿佛是血统最为高贵的龙族亲自挥毫而就的大作。

他的身边坐着奇兰,奇兰也不知道已经答了多少道题,总之是非常的悲伤,扶着路明非的肩膀跟他痛说革命家史,说他小时候生在昆士兰州的一个贫民区,说起他曾曾曾曾曾曾祖父母在一艘破船上被贩运到美国的故事,说起他可怜的外婆在屋后种的石榴树,在石榴还没有成熟的时候外婆就死了,还有他那个酗酒的父亲和挨打的母亲。

路明非一把甩开他,并以世界至尊的宽仁投去抚慰的目光,奇兰抹了抹眼泪继续写答案,轻音乐背后像是流水、像是女人在吟唱、又像是管风琴低鸣的声音还在继续,教室里一团乱糟糟。“不不,妈妈,我错了,我错了。”奇兰一边书写,一边在那里喃喃自语。

路明非边百无聊赖地随手把那些“钥匙扣”的圆圈都涂成实心的,边盯着那个冰雕般的女孩,在别人都疯疯癫癫的时候,零的腰背挺直如细竹。

路明非眼前一晃,零消失了,坐在她课桌上的人正看着路明非,晃悠着一双腿,脚上穿着白色的方口小皮鞋,一身黑色的小西装,戴着白色的丝绸领巾,一双颜色灿烂的黄金瞳。

“又是什么事?”路明非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问。

小魔鬼冲路明非缓缓地招手,带着淡淡的、天使般的笑容,下午的阳光照在他背后,他长长的影子一直投射到路明非身上。

路明非走过去,一把提起他衣领,“谜语人是吧?”

“别急啊哥哥,我给你送好东西来的。”路鸣泽无辜地举起双手。

路明非哼了一声,把他放下来。

小魔鬼冲路明非比了个手势,似乎是示意他到窗台上“上坐”,然后自己轻盈地翻到了窗台上坐着,把两腿放在外面晃悠。

路明非见状,也在他身边的空儿里坐下,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路鸣泽冲他神秘一笑:“我们的秘籍,还记得么,哥哥。”

“当然。”

“这一世,我们的第一个秘籍就是「BlackSheepWall」。”

“地图全开又有什么用,现在我不需要秘籍也能看懂龙文,而且地图全开也救不了叶胜和亚纪学姐啊”路明非摊摊手。

“嘘。”路鸣泽在他眼前竖起一根指头,压在路明非嘴唇上做出噤声的手势,“并不是地图全开,这一次的「BlackSheepWall」,效果是「传送」。”

“「黑羊」,或者「害群之马」,白羊群中不安分的邪恶分子,它越过了墙,会看见什么?无限广大的天地?”路鸣泽眺望着远方,轻声说道。

“其他人都是白色的绵羊,只是会低头吃草,不知道看外面,所以只能被剪羊毛,被宰了吃肉,找不到一条路。而黑羊不同,黑羊会跳过墙去求生,这个世界的基本法则就是树立在无知白羊面前接天的高墙,它们翻不过这堵墙,只能靠我们这对黑羊的、尖利的、至尊的角……把墙彻底顶碎。”

“只要你对着空气喊出这句话,并在脑海里想着你要去的地点,就可以传送到那个地方,现在,「BlackSheepWall」解封。”

“这么牛?”路明非瞪大了眼珠子。

“可不要小看世界至尊啊哥哥。”小魔鬼哈哈大笑起来,“就这样吧,我先走了,希望你能如愿以偿。”

……

……

他的面前站着诺诺,正用力拍他的脑袋,拍得他一阵阵发晕。空荡荡的考场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我真佩服你诶,能睡得那么死,属猪的吗?”诺诺撇了撇嘴,“其他人都全神贯注,恨不得把耳朵竖起来,你那么托大,因为自己是「S」级么?”

“是属羊啦。”路明非揉了揉眼睛,四下顾盼,“考试结束了?”

“当然啦,很快就要到午饭时间了,3E考试本来也只有三个小时而已。”

“而且你这里肿了……”诺诺指指他的手腕说。“哎呦……我知道……”路明非苦着脸说。

“交卷咯,就剩你了,反正3E考试的时间是不能延长的。”

“哦哦。”路明非把纸递给诺诺。

诺诺拿着那张试卷走到教室的门边,门口站着曼施坦因教授,他打开了沉重的黑色密码箱,把最后一张试卷也锁了进去。

曼施坦因教授打乱了密码表之后冲诺诺点点头,“送到诺玛那里。她是阅卷官。”

诺诺刚一转身,就看到路明非极其骚包的倚着门框,朝她扬扬眉毛。

陈墨瞳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你这是干嘛,想壁咚我吗?是不是嘴里还应该叼根玫瑰花?”

路明非暗道大意了,真应该带支玫瑰花过来的,不过事已至此,也没办法了,硬着头皮问诺诺:“师姐,可否赏脸共进个午饭?”

陈墨瞳笑得更开心了,像是朵盛开的花。

“行啊,不过先等我把考卷送去诺玛那。”诺诺朝手里的密码箱努努嘴。

“那我等你。”

……

……

“师姐,这好像不是餐厅的路啊?”

他们正走在学院的大道上,路明非四下观望,问道。

“我要先去宿舍换件衣服,要不是因为今天监考,我平时都不穿校服的。”诺诺说,“好不容易和路大天才吃顿饭,得穿得漂漂亮亮才行。”

“好吧。”路明非挠挠头,“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嘛。”

“我可是……很重视你哦,师弟。”诺诺朝他眨眨眼。

目送着诺诺的暗红色背影消失在宿舍楼里,路明非站在楼下,伸手在兜里掏了掏。

“耶,真幸运。”

路明非心中一喜,衣服兜里还有卷没吃完的荷氏薄荷糖,他摸出一颗放在嘴里含着,怀抱双手无聊地左顾右盼。

“路明非?”有人在背后叫他。

路明非回头,苏茜从楼里走出来,穿着剑道服,应该是要去上剑道课。

“喔,学姐好。”路明非抬手打了个招呼。

随后又想起什么似的,尴尬地挠挠头,自己前几天还把这位学姐一枪崩了。

“那个……学姐,之前对不起啦。”

“没事的。”苏茜淑女地笑笑,摆了摆手,“「自由一日」嘛,我不在意的。”

她又想起路明非那对灿烂的黄金瞳,心中本能的对这位学弟不安。

“坏了,场面有点尴尬。”路明非盯着地板想,他和这位学姐没啥话题能聊,好在有人救场。

“苏茜妞儿,别勾搭我的男人。”诺诺从她后面冲出来抱住她,“你还是找你的楚会长去吧!”

“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啊……”路明非小声吐槽道。

“别闹了,诺诺。”苏茜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她也为闺蜜的不着调感到伤脑筋,“我要赶去上剑道课了。”

路明非发现诺诺很难得的在脸上做了些修饰,穿着件红色的和她发色相近的连衣裙,眼角的彩妆忽闪忽闪。

“那我们去吃饭啦。”诺诺放开苏茜,拽着路明非往外走。

……

……

他们正端坐在卡塞尔学院古典的高穹顶餐厅里吃午饭,花岗岩的墙壁上挂着欢迎新生入学的拉丁文字样,象征卡塞尔学院的巨型世界树型吊灯挂在穹顶正中央,每一片叶子都是一盏水晶小灯,照得体育馆一样巨大的餐厅里四处闪闪发光。

每一张餐桌都是很值点钱的实木桌子,足有20米长和两米宽,一色卡塞尔学院墨绿色校服的学生们围绕着桌子,等待侍者上菜,每桌的尽头都坐着负责这张餐桌的学生,芬格尔就坐在餐桌尽头冲着路明非贱笑。

路明非扭过头不看芬格尔,他身边坐着诺诺,放着美女师姐不看,看他一个糙大汉干什么。

“请帮忙传过去。”侍者说着把一份午餐放在他面前,路明非看见里面的菜色,愣了一下。

“怎么又是烤猪肘子……”路明非一脸苦相地说道。

诺诺叹了口气:“德式菜,你觉得有什么?除了烤猪肘子就是熏猪肘子,还有土豆泥和酸菜,这套该死的菜谱我去年已经吃到吐了。”

“需要我帮两位做点调整么?”侍者问。“有什么让人期待的红酒牛肉之类的东西吗?”路明非目光闪闪。“我可以调整为主菜是烤猪肘子,配菜是两份土豆泥,或者主菜是烤猪肘子,配菜是两份德式酸菜,两位更喜欢前者还是后者?”侍者微笑着说。“你这脑瓜里是横着一只猪肘子么?”诺诺歪头打量侍者的脑袋。

“并不是,陈墨瞳小姐。”侍者仍旧不失礼貌的微笑道,“两位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诺诺挥挥手,侍者稍微欠身了一下后离开了。

“不愧是红发巫女!”路明非朝师姐竖起大拇指。

“哼哼,想不到吧,姐可是很威风的。”诺诺得意地扬扬下巴。

随着午餐铃一响,餐组旁的学生们都拿起餐具开始用餐,路明非看了一眼芬格尔大啃特啃猪肘的样子,觉得自己也应该开吃了。

“对了,师弟。”诺诺突然开口。

“嗯?”路明非正大口对着猪肘子咬下,抬头望向她,“什么事?”

“明天应该就开课了,你选的那门魔动力机械设计学一级的老师是曼斯·龙德施泰特,也是我的导师,他可是个考试狂人,每堂课必然点名,小心点儿。”

“安啦师姐。”路明非拍拍胸口,随后叹了口气,“早晨八点啊,那不是没懒觉睡了?”

诺诺白了他一眼,“都进卡塞尔了就别想着睡懒觉。”

“请注意,一年级新生请注意,原定于明天上午的魔动机械设计学一级课取消,龙德施泰特教授将会把第一章的讲义用邮件形式发到各位的电子信箱。”诺玛的声音回荡在餐厅中。

“懒觉党的大胜利!有懒觉睡咯!”路明非欢呼一声,手舞足蹈起来。

“别太得意,龙德施泰特教授一定是在中国出任务。”诺诺满头的黑线,“等他回来有你受的。”

“出任务?”路明非假装不解地问。“学院经常因为教授有任务外出而停课几周啦,因为好些教授都兼职执行部,”诺诺说,“执行部的秘密任务。”

“哦哦。”路明非低头,也学芬格尔大啃特啃猪肘子,看见旁边的诺诺拿叉子戳着猪肘,显然没有吃的欲望。

“师姐,你不吃吗?”他放下猪肘问道。

“这谁吃得下?”诺诺撇撇嘴,“等回寝室我看看有其他东西吃没。”

“哦哦。”路明非继续跟猪肘斗智斗勇起来。

“就会哦哦,吃死你得了。”诺诺又把路明非的头发抓乱。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23uc.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