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龙族:重启新世界
听书 - 龙族:重启新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四幕 王从天降愤怒狰狞 (为KKTTT盟主加更)

您怎么称呼 / 2023-02-07 17:31:28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师兄师姐,这种终身大事还是留到上岸以后再互诉衷肠吧。”一道声音在他们背后懒洋洋地说。

叶胜和亚纪不可思议地转身,看见熟悉的墨绿色卡塞尔校服浮在水中。

“路……”叶胜瞪大了双眼。

“嘘。”路明非把食指竖在唇前,朝他们眨眨眼,“有我在,你们都会好好的。”

叶胜这才发觉他竟然能听见路明非的声音,他又回头看向那道龙影,像是被某种屏障挡在了外面,它正不停地嘶吼,撞击着屏障。

「言灵·无尘之地」

以路明非为中心半径五十米,一个透明的水壳从他的眉心向外迅速地扩大。

叶胜和亚纪落了下来,摔在青铜城的地上。

“额,师兄,实在不好意思,忘了这茬。”路明非尴尬地挠挠头。

“那个青铜匣找到了吗,是一个长形的匣子。”路明非问。

“背在我背后。”叶胜把青铜匣解下来,递到路明非手里。

“很好。”路明非说,“师兄师姐,你们待会我离远一点。”

等叶胜和酒德亚纪退到了后方,路明非在原地做了一套广播体操,伸展完手脚后又扭起了脖子。

“他在干嘛?”酒德亚纪轻笑一声,问道。

“大概是……在热身?”叶胜回答。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S」级师弟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后,仿佛一切事情都有了转机,给他们带来无比安心的感觉。

路明非做完了第八套广播体操,看向还在不断撞击屏障的巨龙,摇了摇头。

“真蠢。”他说。

他从兜里摸出那部iPhone手机,点开小魔鬼牌应用程序,黄铜色的古老轮盘飞速地转动,最终停在了100%的位置。

“路鸣泽!”他大吼。

“Yes,sir!”小魔鬼悄无声息从在他背后的虚空中闪出,精致的脸上扬起微笑,“这次打算用什么秘籍呢?哥哥。”

路明非打开了一小块「无尘之地」,瞬间巨龙就张大嘴飞速向路明非冲去,叶胜和亚纪远远地看见了它那张可怖的嘴,密集的牙床一直延伸到接近喉咙,凄厉的狂笑随着冲进来的湍流中刺出,像是柄利剑。

「SomethingForNothing」,60%……融合!

“逆我们的,就让他们死去,这就是我们的法则!”小魔鬼兴奋的喊着,随即化成一道虚影撞进路明非体内。

巨龙突然停下冲刺,惊疑不定地看向眼前这个渺小的人类,就在刚刚,它感觉有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从这个人类身体里流出。

路明非缓缓睁开眼睛,就像是一次睡足之后的苏醒,又像是死过一次的重生。

世界在他的眼睛里变得格外清晰,一丝一毫一鳞一羽都在他的眼瞳中映出,纤毫毕现,声音也是一样,此刻如果有一千人的乐团在他面前齐奏,他也能听清琴弓在某一把小提琴的某一根弦上涩涩的滑动了一下。一切都变得那么新鲜,他抬头仰望,就像先民眺望星空,时间的流动似乎都变慢了。

“其实有时候我就想啊,为什么那些故事总是得不到一个好结局呢?”路明非自言自语道,歪着头打量眼前的巨龙。

“有情人无法终成眷属。”他掰着手指头数,背后的叶胜和亚纪依偎在一起。

“复仇者无法燃尽内心的烈焰,于是他沉睡于长江三峡。”他看了一眼脚边的青铜剑匣。

“她爱的人不爱她,然后她永眠于东京深井。”路明非掰开第三根手指,把脸埋进阴影里,内心深处有一块在隐隐约约抽痛。

他突然张开双臂,仰面朝天大喊,“神啊!到了我们算总账的时候了!”

而后又低下头,眼底说不清是讥讽还是悲哀,“失落于奥丁神域,世人皆忘。”

“他清楚地知道这一次醒来,将不会看见阳光里天使低头,似乎要亲吻他的嘴唇。”路明非喃喃自语,视线穿透时间和空间凝视着一个方向,“天使深埋于BJ地下铁,为情所困。”

“我和你讲一个故事吧。”路明非突然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衰仔,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是个懦弱的胆小鬼,是个自私自利的蠢货。”

“于是很多悲剧就这样发生了,一幕幕在他眼前上演,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因为凭他自己的本事什么也改变不了。”

“但他有四次换命的机会,听起来好像很棒对不对?”

“你看过《圣斗士星矢》没有?”路明非问。

参孙没有说话,它死死地盯着路明非。

他又自嘲地笑了笑,“也是,你是龙嘛,怎么可能看过。”

“但我看的时候超感动的,连台词都能背下来。”路明非嘟嘟囔囔,“有一次星矢给人打倒了,爬都爬不动了,就跟雅典娜说,我一点力气都不剩了,我再也前进不了了。雅典娜说可是你还有希望啊。星矢想对啊,我还有希望啊,有希望我最大啊,就又站起来把敌人打倒了。”

“那时候衰仔心想,说得真好!我也有希望啊,有希望我总会牛逼的啊。”

“后来看到冥界篇,星矢又给打倒了,这次是给神打倒的,人是打不过神的,这次连希望都没有,”他继续说道,“星矢又跟雅典娜说,我把一切都用上了女神,我输了,雅典娜又说,可是你还有生命啊,你不是一无所有。星矢心想对啊,我还有生命啊!我燃烧生命我最大啊!于是又站起来把神也打倒了。”

“衰仔又很感动,心里暗暗地发狠,恨不得有件什么事让他也把命赌上去做。”

“只是故事到了最后的最后,衰仔才明白。”

路明非轻声说,“大部分事你发狠你就能牛逼,但有些事,无论如何,你怀着希望赌上命都没用。”

“四次换命能怎么样?有人到死都一直赌他赢又怎么样?到头来他还不是输的一无所有,输的一败涂地。”

“于是衰仔就回来了,为了那些回不来的人。”

他从容而舒缓的起身,向巨龙问,“冲撞至尊的王驾,参孙,在你们的朝代,该定什么罪?”

“虽说是为了你的王,忠心可鉴……”路明非把手指一个个收回去,突然咧开嘴露出灿烂的笑容,“不过,在我这里,当处极刑。”

像是在宣判一个死亡的既定事实,残酷而狠厉。

参孙巨大的龙躯剧烈颤抖起来,一股莫名的大恐惧在它心中涌现.

跑!必须马上跑!

参孙毫不犹豫地转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无法移动。

路明非淡淡地打了个响指,“领域展开,「青铜炼狱·罪与罚」。”

一个无声的领域张开了,浓郁至极的血腥蔓延在空间中,一瞬间席卷了整个青铜城,这是当世间至强的炼金领域。

“凡王之血,必以剑终。”

他念出了「青铜炼狱·七宗罪」剑匣上同时以龙文、拉丁文、古希伯来文铭刻的这句话,七把兵器炸响,瞬间从剑匣里腾空而起,环绕在路明非的身边,兴奋地发出清鸣。

参孙发出一阵嘶吼,龙嘴快速开合,试图释放言灵抵抗。

“取消。”路明非又打了个响指。

「Noglues」。

它惊恐地发现身边的元素之力全部消失,仿佛有至高至上的存在对这片空间下达了命令。

路明非伸手握住了身边上下浮动的日本肋差「色欲」和亚特坎长刀「饕餮」。

在入手的一瞬间,两把刀带着赤红色和熔金色的光辉,暴涨为十握的长剑古刀。

「布都御魂」!「天羽羽斩」!

“你是谁?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就算主人亲临也无法让「七宗罪」如此!”参孙口吐人言,不甘地嘶吼着,仿佛灵魂都在颤抖。

“我是谁?一个路过的假面骑士罢了。”

话音刚落,路明非消失在原地,双手刀剑闪动。

古铜色的断骨从参孙前腿的膝间刺了出来,「色欲」和「饕餮」分别插在膝盖骨中,碰撞的一瞬间,路明非毁掉了它的前肢。

“汝必以痛,偿还儹越!”冷漠的声音从它头顶传出。

青铜壁崩溃,纷纷坠落的碎块中,路明非鬼影一般掠空而起,双手探到背后,苏格兰阔剑模样的「贪婪」和日本武士刀「懒惰」飞来被他握住,对准龙首,左手力劈,坚强如铁的鳞片开裂,右手横斩,穿透双眼切开鼻梁,十字形的伤口中血如岩浆般喷涌。

“汝必以眼,偿还狂妄。”

路明非把一对刀剑刺入巨龙的双眼,而后双脚猛的踏上,刀剑彻底没入,在龙的脑颅内交击,发出金属的蜂鸣声。

随后飞来的是八面汉剑「傲慢」和太刀「妒忌」,路明非如猎鹰般轻盈的飞掠,落在巨龙的后脊,砍断了龙翼的根骨,巨大的膜翼无力的垂下。

巨龙如同喷发血液的火山,血液沸腾为血红色的蒸汽,它号叫着挥舞一块块嶙峋脊骨组成的长尾,这是它最后还能动用的武器,长尾巨蟒般扭动,末端的骨刺泛着刀刃般的惨白色。

“汝必以血,偿还背叛。”

名为「傲慢」的汉八方古剑穿透骨刺把他钉入地面,名为「妒忌」的太刀贯穿参孙的后脑只留下刀柄在外。

六柄刀剑之间共鸣起来,巨龙全身燃烧起刺眼的金色烈焰。

青铜与火之王的究极炼金领域最终成型,这是由炼金术王者留下的杰作,仿佛金属的牢笼死死的束缚了巨龙的动作,看不见的力量之钳挤压着龙的全身骨骼,发出令人心悸的碎裂声。

参孙痉挛着嘶吼着颤抖着,不甘的昂起头,自己的血把满嘴利齿都染红了,它曾经是高贵的次代种,龙王诺顿手下的龙侍,如今却是待宰的阶下囚徒。

“真悲哀啊,你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愚忠的臣子。”

路明非站在龙的脊背上,身影就像是孤峭的砾岩之山,他欣赏着龙的挣扎,无喜也无悲,最后一柄斩马刀「暴怒」无声的飞来,把刀柄递到他的手中。

路明非高高跃起,提着「暴怒」从天而降,重重地劈在参孙的龙首上,大喊道,“有情人都给老子终成眷属啊!”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他狂奔起来,拖着巨大的斩马刀。

斩马刀破入了龙的脊背,路明非推着这柄巨刃奔跑,一块又一块的龙脊骨在刀刃下分裂,就像神在创世之初以刀刃犁开地面留下鸿沟,它的背后一线数米高的血泉射向空中,仿佛龙背上开出了大丛的深色鲜花。

参孙疯狂的哀嚎,一瞬间能把它毁灭数百次的痛楚如千万流刃传入它的脑内。

路明非松开「暴怒」的刀柄,踩着龙首越空而起,如同希腊神话中那个以蜡封羽毛为羽翼飞向太阳的美少年伊卡洛斯,张开双臂,迎着黑暗中的火雨,仿佛要去拥抱并不存在的太阳,陶醉于它的光焰,全然不惧被高温烧毁了羽翼而坠落。但他没有坠落,他被狂风托住了。

巨大的漆黑如墨的骨翼张开于背后,他以翼和身组成巨大的十字,立于虚空和黑暗之中。

一双熔岩般的耀金色瞳孔中闪烁着愤怒、暴虐和至尊之罚的冷酷。

他伸手向着下方的巨龙,说出了最终审判的圣言:“吾重临世界之日,诸逆臣皆当死去。”

……

……

路明非慢悠悠的朝叶胜和亚纪走去。

叶胜把酒德亚纪护在自己身后,神色复杂地盯着路明非,“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安啦,我是人,跟你们是一边的。”路明非摊开手,“我还救了你们,不是么?”

“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们这对苦命鸳鸯可就没啦!”

酒德亚纪在背后扯了扯叶胜的潜水服,“胜,相信学弟吧。”

叶胜看了路明非一会,才开口问道:“我们应该怎么向学院解释?”

“如果问起来的话。”路明非眨眨眼,“学长就说是以你们的聪明才智成功逃脱。”

“但不要提我的事,学长学姐帮我这个小忙可以吗?”路明非又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酒德亚纪轻笑起来,温柔地说:“好的,学弟。”

“亚纪姐还是那么亚撒西啊!”路明非挠挠头,“好了,快上去吧。”

“走那边。”路明非指着上方,“青铜城会帮你们开路的,等我解除「无尘之地」后,你们马上走。”

“对了,这个剑匣得留下,你们把诺顿的骨殖瓶带走。”

叶胜正想说些什么,路明非打断了他,“感谢之类的话,我想在你和亚纪姐的婚礼上听到。”

酒德亚纪羞涩的低下脑袋,叶胜揽着她的腰,郑重地向路明非点点头。

“那么,我解除了。”路明非一打响指。「无尘之地」解除,巨大的空气球一瞬间碎裂为无数的泡沫,急速向着上方升起,汹涌而来的水冲得叶胜和亚纪一瞬间几乎无法呼吸。

巨大的推力席卷着他们往上走,当他们抵达那些坚厚的墙壁的时候,青铜城自动在那里产生出新的道路,就像是有人对它们下达了命令。

……

……

路明非心满意足,装完b了就是爽,正准备开溜,直到他被淹没在了水里才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怎么回去?路鸣泽这该死的秘籍只能用一次啊!”路明非抓狂,他是旱鸭子,完全不会游泳,此时他手忙脚乱的在水里乱划。

小魔鬼从他身边走出来,无奈的扶额,“哥哥,你还是那么不靠谱。”

他抓住路明非的肩膀,一瞬间又回到了卡塞尔学院的厕所,路明非浑身上下像个落汤鸡。

“他妈的,每次都帅不过三秒……”路明非一脸衰样地自言自语。

“我七宗罪呢?”他又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双手问身边的路鸣泽。

“你也没让我带啊?”小魔鬼无辜地眨眨眼。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23uc.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