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龙族:重启新世界
听书 - 龙族:重启新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十六幕 星与花(一)

您怎么称呼 / 2023-02-07 17:31:28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路明非把被子往身上一裹,本想倒头就睡死,精神头儿却奇怪的好,或许是今天装了个大b的缘故。

上铺亮着灯,还传来翻动纸张的声音,路明非翻来覆去打了几个滚儿,说,“喂。”

“我很忙,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可以明早说。”芬格尔显然没有睡觉,难得的严肃。

芬格尔的床单上堆满了美钞,这家伙正在一叠叠地数钱,带着满脸痴迷的笑容,每数一叠就从他号称最钟爱的哲学书上撕下一根纸条扎起来。

“你哪来这么多钱?”路明非不怀好意地问道。

“我赢的。”芬格尔解释,“我就知道师弟你会给我带来好运气!如果不是曼施坦因那个贪财的家伙也跟庄我还能赢得更多。”

“是否应该给我分点?”路明非说。

“想也别想!”芬格尔警惕的把美刀全部拢到自己怀里,仿佛一条护食的狗。

“喂喂,你可是靠我通过3E考试才赢来这笔钱的诶,别以为我不知道。”路明非不满,“瞧你那财迷样。”

芬格尔自豪地拍拍胸脯,“财迷就是我了!”

“这也不是什么好自豪的事情吧……”路明非无奈。

“师弟,看看这个。”芬格尔把一边的笔记本搬过来,连上卡塞尔学院网的主页,头条新闻“「S」vs「A」!深情对视!”

所配的图片背景是奥丁广场的雕塑前,两个人微笑对视,眼眸里印着彼此的模样,一个是新人王路明非,一个是狮心会会长楚子航。

“他们不会觉得我性取向有问题吧?”路明非捂上了脸。

“绝对不会!你的取向在第二条新闻中得到了纠正!”芬格尔信誓旦旦地说。路明非打开第二条新闻,配图是他和诺诺在控制室里站在一起对视时的眼神……

标题是:“海般深沉的凝望,各位单身的女生别惦记了,「S」级有对象了!”

“好一个‘海般深沉’!”路明非几乎跳起来,“这是哪个狗东西写的?整我绯闻是吧!”

“说起来这个狗东西好像是我。”芬格尔沉思,“不过人家都承认你是她男朋友了,你想当渣男么?”

“停!”路明非猛地挥手,“听我说,我是想问,有没有什么办法能不让那些人拉我进什么狮心会新生会的,这些会我一个都不想参加。”

芬格尔翻起眼睛望着屋顶,似乎这是个莫大的难题,很久他才说,“我们分析现在的形势,你在解密地图的事件上做的太出格了,还完美通过了3E考试,由校长亲自授予你校长奖学金,你这名也出的太大了,如果是在中古时代,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屠龙勇士已经给授予骑士身份了,所以各个组织都会试图拉拢你。”

“所以就是没办法咯?”

“差不多是这样的。”芬格尔点点头。

“要你有何用?”路明非叹了口气。

这时路明非听见自己笔记本上“叮”的一声,那是在提示他有新的邮件进来。

路明非移动鼠标点开那封邮件,内容是,

“亲爱的Ricardo·M·Lu:我郑重邀请您参加明晚在安珀馆举行的晚宴暨迎新舞会,时间是18:00,学生会将集体出席对卡塞尔学院若干年来难得一见的S级新生致以敬意,此外,我期待着和你的私下交流。”

右下角落款是学生会主席恺撒·加图索。

“这不就来了吗,项羽找刘邦吃饭,师弟,鸿门宴啊。”芬格尔从上铺探出乱糟糟的脑袋,“恺撒肯定对你赢了他耿耿于怀,想把你这个至高战力收入学生会。”

“无所谓咯,我又没什么好怕的,不过加入学生会我倒不是很介意,还能跟着恺撒混吃混喝。”路明非耸耸肩,“晚宴带个人去。”

“是我吗是我吗,师弟,你独身难挡群狼啊,让我陪你进去杀出一条血路!”芬格尔两眼放光。

路明非嫌弃的看他:“你根本就是想去骗吃骗喝吧,我肯定带师姐过去啊。”

芬格尔一听这冷酷无情的万恶现充发言,立马连滚带爬痛哭流涕跳下床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住路明非大腿:“师弟!你竟然有了女人忘了兄弟……俗话说得好,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师兄我可是一年都吃不上一顿好的啊……”

“行了行了,带你去就是了。”路明非无奈捂住额头,“给我放开,我下去打个电话。”

“好嘞大爷,你说啥就是啥!”芬格尔嬉皮笑脸的放开路明非大腿。

从恺撒手中赢来的那辆布加迪威龙停在楼下,路明非靠在布加迪威龙银灰色的车身上,摸出兜里的N96发了条短信。

“明天晚上迎新舞会陪我一起去吗。”

短信飞出去了,路明非又摸出卷荷氏的薄荷糖来,一颗一颗地放在嘴里嚼着,怀抱双手左顾右盼,偶尔看见路过的短裙女生,他便会以欣赏的眼光目送她们从自己面前走过。

第三颗薄荷糖快要在他舌尖化尽时,N96震了震。

“好啊,你记得穿好看点。”

路明非得意的吹声口哨,哼着小曲儿,把手抄在兜里上楼去了。

……

……

安珀馆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打开了全部的灯,透过那些巨型的落地玻璃窗看进去,水晶吊灯的光绚烂迷离,这是一座有着哥特式尖顶的别墅建筑,屋顶铺着深红色的瓦片,墙壁贴着印度产的花岗岩门前是一条避雨的走道,用巨大的卷拱支撑起来,每一道拱下都有精雕的天使,或者沉思或者微笑,门前是持烈火之剑张开六翼的石灰岩炽天使立像,沐浴在秋天的微风里。

门前的弯道里一水儿的豪车美女,男生都穿着Armani或者Zegna的西服,戴着Montblanc或者Constantine的表,车子要么阿斯顿马丁要么捷豹,女生们则穿着昂贵的晚礼服。

“对比起我们这两身租来的正服我觉得恺撒是准备想以财富跟你炫耀一下,把大把美刀拍在你脸上对你说要么跟老子闯荡江湖要么现在就给老子擦鞋!”芬格尔胸前挂着索尼的单反说道。

“谁会嫌钱多呢。”路明非挠挠头,“真能拿dollar让我给他擦鞋也行,只希望他没有脚气。”

“你的底线真是低得令人发指啊!”芬格尔感叹,“还等什么,人家都摆下鸿门宴了,我们俩个还躲在树丛里你果真不想当刘邦只想当刘禅么?树丛里秋天蚊子很多你知道不知道?”

“喂喂,不是师兄你拉着我躲在这吗?”路明非不满,“再说你也好意思讲这话,底线最低的不是你吗?别说给恺撒擦鞋了,给他舔鞋都成。”

“师弟你这就不懂了,这叫忍辱负重,古有韩信胯下之辱,今有我芬格尔舔鞋之屈!”芬格尔拍拍胸口,一脸豪气,“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好,先穿袜子后穿鞋,先当孙子再当爷!”

“这是能满脸自豪说出来的话吗?没救了……”路明非闭上眼睛摇摇头。

“你们是在演话剧吗?”有人在他们身后带着笑意说。

路明非和芬格尔一同回头,女孩俏生生的站在那里,一身端庄典雅的深红色晚礼服,露出白皙的锁骨,全套白金镶钻的定制首饰,披散的暗红色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蹬着十厘米高的玛丽珍高跟鞋,耳朵上银色四叶草耳坠在风中微微晃动。

陈墨瞳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站在他们身后。

“啊!你不是应该先去安珀馆里么?”芬格尔惊得一愣,“你来这里干什么?”

“当然是因为我取近道咯,我是个女孩,你以为我像你们一样是来野外演二人转的?”诺诺撇了撇嘴,“而且我也懒得去参加那些无聊的社交,这次纯粹是因为他在,要是跟恺撒对上就感觉挺好玩的。”

说完陈墨瞳指指路明非。

“师弟,牛逼!降服魔女还是得看你!”芬格尔满怀敬意的拍拍路明非的肩膀。

诺诺不理他,一把抓住路明非的手,不由分说地大步走出树丛,直奔安珀馆的门口而去。

“师妹,还剩一个人呢!”芬格尔像小学生回答老师问题那样举起手。

“自己跟上,进不去我可不管你。”诺诺头也不回的说。

等候在门口的学生会干部们看见了一直在等待的贵宾,传说中的S级路明非,自由一日上力压两大会长,无不露出了那种崇拜的表情,他们立刻成两队,中间夹道用力鼓掌,芬格尔在他们身后灰溜溜地跟着。

路明非被那只修长柔软的手拉着,心里胡思乱想当年穆桂英有没有生擒杨宗保?评书上怎么写来着?是不是穆桂英大人就这么提着那个无所适从的杨家白袍小将直奔自己寨门,然后扔下马来,大喝一声小的给我绑了!

他听见一阵清寂有力的掌声,在所有掌声中卓尔不群,他一抬头,看见一身白色正装的恺撒正站在走廊尽头,头发金子般闪耀,领口里的蕾丝巾镶嵌着水钻,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他朝着路明非走来,张开双臂。

路明非愣住了,这是想拥抱他?

他双手紧紧抱住胸口,往后缩了缩,做出警惕的样子,“老大你是要吃我豆腐?”

路明非心想不至于吧不至于吧,老大看起来多么正常的男人啊,面孔坚毅的像个古罗马的闻名独裁者诶,不过他怎么记得什么盗版历史小册子上说的那个独裁者也有点问题来着?听说喜欢那个最后杀了他的年轻小政客布鲁图?

天呐!意大利人的三观不正到何等地步。自己很正常才对呀喜欢精分小魔女陈墨瞳嘛。

路明非脑子里一团乱糟糟,难道这一世老大转性成男同了?还是以前跟路鸣泽那里装“夕阳”装的太多了导致带着一股女气?他想到这里迷茫拍打自己全身,试图把那股看不见的女气拍干净。

恺撒脸上的淡笑瞬间僵住了。

“你想什么呢?”诺诺在一旁有点无语的说,“意大利传统,贴面礼。”

“哦哦。”路明非上前抱住恺撒。

恺撒满意的笑起来,双手轻轻地抱住他的肩膀,跟他行了一个屁臭到极点也优雅到极点的贴面礼。

“来得很准时。”他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百达翡丽。

“英雄相约,我肯定不敢迟到啊。”路明非挠挠头。

“英雄这个词比喻的很好,我们本就是这学院里最卓尔不凡的混血种!”恺撒又开始他的中二发言。

路明非尴尬症犯了,老大你别这么一言不合就犯病好不好啊!

“先进去吧。”恺撒转身推开安柏馆华贵的大门,路明非走在他身边,芬格尔和陈墨瞳紧跟其后。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23uc.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