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龙族:重启新世界
听书 - 龙族:重启新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那天之后

您怎么称呼 / 2023-02-07 17:31:28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路明非站在门口,望着尘封已久的宿舍,深吸一口气。

他在医院里住了一周,本来以他的素质,只是权柄使用过度身体透支罢了,躺个半天就能恢复巅峰状态,可师姐不放心,硬生生把他按在医院乖乖躺了一周。

不过也挺好的,每天都能吃到师姐送来的爱心便当,虽然挺难吃的,但在师姐的注视下他还是全部吃完了,毕竟师姐还没学过厨艺,能理解。

绝对不是怕她!

“夏弥小师妹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来啊……”路明非一边嘟哝着一边推开门走进宿舍,“赶紧来教你诺诺姐煮菜吧,不然我就要被毒死了……”

宿舍里只有他一个人,芬格尔那家伙犯贱,被师姐打得起码还要几天才能下床。

顺带一提,芬格尔病房就在他隔壁,路明非每天早上都能看见他病房门口人满为患,一堆新闻部的狗仔给芬格尔来报告昨天又有什么大新闻绯闻发生。

路明非坐到电脑椅前,打开电脑,习惯性地先挂上QQ,他突然看见了那个被他置顶的熊猫头。

熊猫头灰暗着,大概未来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亮起来了。

路明非突然感到一阵没来由的失落,他揉揉脸,自言自语道,“嘿,路明非,你矫情个什么劲呢,老唐又没真的死,过几个月就回来了。”

兜里的iPhone突然震动了一下,路明非掏出手机,是一条来自“路鸣泽”的短信:

“亲爱的哥哥,小魔鬼牌App已经升级到全新版本,请查看。”

在他刚刚读完短信的一刻,系统切换到一个熟悉的界面,古铜色的古老轮盘飞速地转动。

路明非的手指触到屏幕的瞬间,轮盘减速,停下的时候,它的刻度显示为“-21%”。

“负刻度是什么鬼?”路明非吐槽道,“看来以后还是要少浪啊。”

目光扫过左下角,他发现应用程序多出了一个新的子界面,他好奇地点开。

是一个茧,里面还能隐隐约约看到有两个黄铜色的蛋,应该就是老唐和康斯坦丁的蛋了。

底下还有两个小进度条,老唐的进度条要快一些,已经有2%了,而康斯坦丁的还是0%。

怎么有种以前玩QQ农场的范儿,感情这两条龙王都是自己养的宠物是吧,路明非脑子里蹦出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

有人在外面敲了敲门。

“哪位啊?”路明非走过去开门。

刚好和楚子航那双永不熄灭的黄金瞳对上,九幽鬼火般的眼睛令人不寒而栗,他脸上还有几道快要愈合的伤疤,应该是被酒德麻衣刮伤的。

“哦,师兄好,有什么事吗?”路明非可没被吓到,他抬手朝楚子航打了个招呼。

“没事,就是过来告诉你一声,我和恺撒搬到这边来了。”楚子航淡淡地说,“顺便看你身体恢复没有。”

路明非一愣,面瘫师兄还会来主动关心自己?着实有点受宠若惊,于是他笑着说,“没事了,谢谢师兄。”

“嗯,那就好。”楚子航点头,往对面宿舍走去。

路明非又想起什么似的,对面宿舍的门没有关,他探头探脑地朝对面宿舍望过去。

“看什么?”楚子航在里面问。

“哦哦,就是有点好奇恺撒去哪了?”路明非挠挠头。

“论坛里有,你去找一下吧。”楚子航听到这个问题,嘴角微微抽动,好像对于恺撒的遭遇表示非常同情。

“知道了。”路明非应道。

“老大咋回事啊?”路明非想,“现在就去论坛看看好了。”

他回到电脑椅前坐下,登入卡塞尔守夜人论坛,网站置顶是学院通知。

“由于康斯坦丁复苏,有部分宿舍楼被毁坏。学院宿舍进行重新调整,原来按照年级分配的宿舍打乱,具体调整如下……”

路明非往下翻着,翻到了恺撒和楚子航的调整名单,依旧和上一世一样,住在他们对门,304房间。

路明非退出学院通知,又打开守夜人论坛的新闻板块,头条毋庸置疑,是他狙杀康斯坦丁时的帅照,第二条就是恺撒住院的新闻。

“震惊!学生会会长居然被人如此对待!火速戳这里观看!”

熟悉的标题,熟悉的震惊,想都不用想,一看就是芬格尔写的,深得uc震惊部真传。

路明非点进去,配图是恺撒和学生会成员晕倒在地的图片,恺撒那身很舞男气质的白色西服变成了红色西服。

底下还有很多条留言,被顶到最上面来的那条,点赞数999+,发言人ID显示为“卡伦”,底下还有官方认证“学生会副主席”。

“呜呜呜恺撒会长太惨了,听说被找到时,整个人都被埋在弗丽嘉子弹里面,校医废了老大劲才把会长挖出来……”这是卡伦的发帖。

底下还有回复。

“是啊,太恐怖了,我怀疑这次入侵学院的根本不止十多个人,我看得有五十人以上才能把恺撒打成这样。”

“听校医说,要不是恺撒的龙血浓度高,新陈代谢快,不然按那么多弗丽嘉子弹的麻醉剂量,怕是生命都会有危险。”

“不过还是得在医院躺半个月才能出来了。”

第三条新闻是“楚子航与火辣美人对打!结局如何?”

路明非点开,里面是一段简短的采访视频,楚子航出现在屏幕上。

“那个自称酒德麻衣的女人在康斯坦丁出现之后,她说要出去打个电话,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楚子航的采访视频依旧干净利落,就像是他这个人的性格。

“搞什么啊,结果就这?新闻部糊弄鬼呢!”路明非不满。

……

“怎么搞的?”路明非退出守夜人论坛,“路鸣泽这搞恺撒搞得也太狠了吧,难道和他有什么仇什么怨吗?”

“想多了。”路鸣泽从他背后的虚空走出来,“只是因为他碰了不该碰的东西,我的女孩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所以你现在和零感情怎么样了?”路明非朝他扬扬眉毛,一脸促狭地问,“到时候记得叫我这个当哥哥的去喝喜酒啊!”

“额……”小魔鬼语塞,试图转移话题,“还是看看你床上的东西吧,哥哥,芬格尔拿回来的。”

“切,你小子真没意思,说到零你就犯怂。”路明非哼哼着,去看路鸣泽所说那个摆在床上的东西。

他愣住了,一柄熟悉的,造型古朴的汉八方古剑正静静地躺在他床上。

“它是纯粹的,其中所有的杂质都已经被我剔除,打造这些枪支的金属被我彻底杀死,又赋予了它新的「权能」,现在它是世界上最好的武器之一。”

他突然想起在开打之前老唐对他说的那番话,在当时的情景下听起来很莫名其妙,现在路明非应该是明白他的用意了。

“他在自杀之前,特意嘱托我把这柄剑塞到你手里。”小魔鬼耸耸肩,补充道,“他说这是他最后能留给你的礼物了,没有带你们环游美国很遗憾来着。”

“老唐这家伙,是看我没有一把称手的兵器,特意打造一把送给我呢。”路明非慢慢坐在床上,喃喃自语,“你可真是……”

那部iPhone被他倒扣在桌上,在路明非看不见的屏幕里,小魔鬼牌应用程序自动打开,那只属于老唐的黄铜蛋,轻轻震动了一下。

……

……

深夜,芬格尔的病房。

他静静地躺在床上,望着纯白色的天花板。

其实以他的身体素质,诺诺打得再狠也最多只能让他受点皮外伤,不会真正的伤筋动骨。

只是因为他想在这躺着,因为这能让他静下心来思考。

病房很安静,窗户半开着,有风吹过,窗外的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

“EVA。”他轻声说。

摆在他枕头旁边的手机屏幕自动亮了起来,一个三维的全息影像从屏幕里投射出来,漂浮在他的病床前。

仿佛飘雪似的,荧光的碎片在那束光里悠悠然飘落,一个女孩的影子站在光束中央。

闪烁莹莹的微光却又透明,黑色的长发漫漫地垂下,直到脚下,发梢却漂浮在空中,穿着仿佛睡衣的丝绸长裙,赤足,微笑,注视着芬格尔的眼睛。

“怎么啦?”她问。

“没什么,只是想你了。”芬格尔慢慢地伸出手去,进入了那束光。

“摸不到的。”女孩叹了口气。

“只是习惯,习惯握着你的手。”芬格尔低声说,那些荧光的碎片落在他手心,转瞬消失不见。

EVA把半透明的手覆盖在他的手掌上,却不能带来丝毫触感,那些只是光与影的幻觉。

3D成像技术保留的已经消逝的回忆,芬格尔轻轻地合拢手,空握着,像是真的握着一个女孩的手。

“那时候你一天要握我的手十几个小时呢,松手的时候,手上都是汗水。”EVA说。

“我不握着你的手,怎么知道你是真实存在的呢?”芬格尔说,眼神飘忽不定,好像在回忆从前。

“你还是那个永远没有安全感的人。”

“只是孤独罢了。”

沉默了很久,EVA问,“你来是要倾诉什么吗?”

“或许吧。”芬格尔叹了口气,“我以为我交到了一个很好的朋友,真的很好,和我很合得来。”

“但他是龙王,青铜与火之王诺顿,与我们是死敌。”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EVA回答。

“是啊,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等等,”芬格尔突然坐起,问面前的女孩,“路明非和诺顿战斗的时候,你有没有看到?”

他想起来路明非昏迷时,手中紧紧握着的那把汉八方古剑。

“虽然被「言灵·天地为炉」屏蔽视线了,但我还是有办法。”EVA说。

“可以给我看看么?”芬格尔问,“学院里还不知道这事吧?”

“有关路明非的一切在诺玛那都是最高权限,目前还没有人知道。”

EVA把一副景象投射出来,芬格尔静静地看着,看完之后,他坐在床上,沉默了许久。

“EVA,拜托你一件事。”芬格尔突然开口说,“把这段影像彻底删除,彻底。”

EVA叹了口气,“好吧,你知道的,我从来不会拒绝你,无论是多么无理的事。”

“是啊,你从来都不会拒绝我。”芬格尔又躺回床上望着天花板。

EVA默默地看着他魁梧而寂寥的身躯,和十年前相比,他的腰背没有那么挺拔了。

“多么希望你还能在我身边啊。”芬格尔喃喃自语。

“我只是你的记忆罢了,你现在看到的我,只是来自于你的记忆。”

芬格尔翻了个身,不再面向女孩,“我要睡了,晚安。”

“好好睡,晚安。”女孩轻声说。

过了许久,均匀的呼吸声传来,芬格尔真的睡了,虚幻光束中的女孩看着他的侧脸,无声无息地落下泪来。

女孩的泪水滴落在病房地板上,溅起莹蓝色的、虚幻的微光。

……

……

小剧场,路明非的日记。

11月20日,晴。

今天和师姐约会。

11月21日,晴转阴。

今天还是和师姐约会。

11月22日,阴。

今天学院举行了《魔动机械设计学一级》和《炼金化学一级》的考试,我和师姐两个人都挂科了。

不行,不能再和师姐约会了,明天和师姐一起去图书馆好好学习!

11月23日,晴。

今天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我和师姐在图书馆学习,才看了十分钟书,师姐问我要不要出去玩,我以学习为由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师姐,哪知道她又把我给壁咚强吻了,于是只能继续和师姐约会。

我想通了!管他什么考试呢,和师姐贴贴不香吗?

11月30日,雨。

这个月奖学金还没有发,因为我忘了交《龙类家族谱系入门》的作业,古德里安教授要我去他的办公室谈话之后才发。

我真不想去,他太唠叨了!

还好有师姐包养我,被富婆师姐女朋友包养的感觉真好!

12月25日,圣诞节,阴。

今天师姐穿白丝芭蕾裙跳舞给我看,好漂亮,她还问我要不要摸摸,我回答说我现在顶不住这刺激,拒绝了,但我还是忍不住摸了一下,真的只摸了一下!

晚上和师姐一起吃了顿烛光晚餐。

这是我平平无奇的大学生活的第一个学期,这平平无奇还将继续下去。

(第一卷沉吟至今完)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23uc.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