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龙族:重启新世界
听书 - 龙族:重启新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九章 卡塞尔爱情故事-春天的第十八个瞬间

您怎么称呼 / 2023-02-07 17:31:28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就是说如果我们知道这座楼的「眼」在哪里,我们对准它打一拳整个楼就会塌掉?」曼施坦因觉得不可思议。

「没那么简单,首先是找到「眼」,其次是用力的方式,差一点都不行。」

「这套技术其实非常复杂,匪夷所思,古拳法已经失传,我们无从知道古代东方人怎么掌握这套技术的,按照我们的一贯的思维,我们猜测这是来自龙族的技术遗产。」

「「眼」的存在就是因为金属内部的瑕疵吧?但铝梁是在精密加工的条件下冷锻成型的,内部缺陷远比天然沉积生成的岩石少,强度和韧度也都更高。」

施耐德说,「也就是说,找到火车站穹顶铝梁的「眼」并且施力摧毁它,要比对付岩石难上千倍万倍。」

「总之,一个精准的力被施加在过山车的「眼」上,要么是个巧合……」昂热开始做总结。

「千万分之一的几率。」格鲁斯说。

「要么,」昂热接着说,「我们没有现身的对手是个力大无穷且拳法及其精准的神秘拳师,他对于力量的控制达到了极致,他甚至可以一击毁掉国会大厦或者五角大楼,他是力量的主宰!」

「大地与山之王,」比特纳低声说,「在四大君主中,他是大地的主宰,背负着整个世界。他掌握的元素是「土」,象征着无所不在的,无以伦比的力量。」

会议室里陷入了死寂,那个太古时代开始流传的尊号震住了所有人。

尽管他们早已从古籍中了解了这位龙王的存在,但那是在文字中,关于他的一切无论多么令人惊悚也只不过像纸一样薄,不会令人觉得危险。

而当这位血统纯正地位尊崇的龙王以一个「东方老拳师」般的搞笑形象浮现在所有人心头时,他们却都笑不出来,仿佛有巨大的黑影投射在他们身上,山一样沉重。

「他苏醒了?」道格·琼斯叹了口气。

「没有苏醒的话,在卵中出拳?这和苏醒又有什么区别?」昂热苦笑。

「如果他已经苏醒为什么没有直接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以他的「力」的掌控,我们中没有任何人能抵抗,我们只能任他宰割。」

「不知道,」昂热耸耸肩,「大地与山之王在诸王中很特殊,他前一次苏醒,身份是「匈人」的王阿提拉,他几乎曾席卷整个欧洲。」

「但是作为四大君主之一,他能做到的应该远不止这些,四大君主中的每一个人,都该能毁灭世界。而他居然在罗马城下被当时的秘党击败,又忽然暴卒。」

「你是说他可能比四大君主中其他的诸王要弱小一些,或者他对人类有同情心,所以没有竭尽全力?」

「谁知道呢,过去的一切都埋葬在历史中了,但无论如何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昂热端起面前的锡兰红茶一饮而尽,「他是龙王,一定是我们的敌人,只要给他机会,他一定会把我们中的每一个人碾成尘埃!」

沉默了很久,终生教授们纷纷直起身,以庄严肃穆的声音同说,「是的。」

「从现在开始,执行部在全球范围内的专员都要活跃起来,搜寻一切龙族活动的痕迹,我们面对的,可能是一条已经苏醒的龙,而他的父亲,是伟大的黑王尼德霍格!」

昂热缓缓起身,「通知所有校董,新一季的战争开幕了。」

……

……

「哈喽,师妹。」

路明非端着份烤猪肘子,在夏弥身边坐下。

她被吓了一跳,额前两绺细长柔软的秀发在半空晃晃悠悠。

「说实话师妹你有这两缕呆毛不s阿尔托莉雅真的可惜了。」又有个人在她身边坐下,「师妹,旁边让让。」

「可当时没sfate的节目诶,我只s凉宫春日了。」夏弥眯眯眼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等等,你为什么会看过我那张照片?」

「新闻部能帮我挖到近乎任何事。」芬格尔对着猪肘大口啃下,「师妹你照片对我来说,想看轻而易举。」

「完了,又在别人面前社死啦……」夏弥捂脸。

「喂,芬格尔,你自己这么大一坨,为什么要师妹委屈?」路明非不满地吐槽。

「哎呀,没事没事,我往旁边挪一个就好。」夏弥说着,端着餐盘打算往旁边坐。

「坐那么开谈话就没意义了。」一道红色身影在她对面坐下,形成团团包围之势,「芬格尔你自己坐靠边一点,今天她可是主角。」

「诺诺姐,你们这样搞得跟审问犯人似的,我好慌……」夏弥抱着肩膀往后缩了缩。

「师妹是主角?」芬格尔瞬间警惕,「啥事啊?不就是请我过来吃顿饭吗?」

「师兄啊,我没事会请你吃饭?我钱多闲着慌?」路明非夹起一块洋葱送进嘴里,「要知道,我的钱可是每一分都花在刀刃上。」

「这样啊……」芬格尔笑了笑,放下手中的猪肘,站起来,转身,「新闻部那边突然有点事儿,我去处理一下……」

「别走啊师兄。」路明非笑眯眯地拉住他,双手按住他的肩膀,把仿佛离弦之箭欲发的芬狗塞回了座位上。

芬格尔深知今天自己难逃一劫,心一横,哼哼唧唧地嚷嚷,「我就说,你平时扣得跟鬼一样,今天怎么这么大方请我出来吃饭,原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是这样的。」路明非清了清嗓子,「我们呢,想给师妹组成一个情感智囊团。」

「啥智囊团?」

「情感智囊团啊!」

「那找***啥?」

「你不是自称情圣吗?」

「那当然。」芬格尔装模作样地把头发一捋,又正了正衣领,「我芬格尔大爷情圣之名卡塞尔无人不知。」

「所以我觉得你应该为师妹出谋划策。」路明非口吻严肃,「就当不愧对你的情圣之名。」

「这个呢……还是算了吧,好汉不提当年勇对吧……」芬格尔又站起身想开熘。

「你还欠我一杯可乐钱呢。」路明非慢悠悠地说。

闻言,芬格尔只得把脚收回来,「师弟,你说好不计较的……」

「那你当时也说了愿意为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上刀山下火海的吧?」

「好吧。」芬格尔垂头丧气地坐下来,仰头望天,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想让我做什么?」

「又没要你命,干嘛摆出英勇就义的姿势?」路明非鄙夷地看他,「就是,夏弥师妹她现在喜欢一个人,但那个人特别棘手,又不开窍,又像个性冷澹一样。」

「不对,」夏弥摇摇头,「师兄他才不是性冷澹呢,他只是,只是……」

「只是背负的东西太多了对吧。」路明非突然说。

「嗯……」夏弥看了他一眼。

「所以是谁?」芬格尔问,「不会是那位?」

「嗯嗯!」夏弥乖巧点头,连带着脑袋上的呆毛晃晃悠悠。

「你之前不早就看出来了吗,还问什么?」诺诺把她不爱吃的菜全夹到路明非碗里,「肯定是楚子航。」

「我这里是什么垃圾桶吗……」路明非心说,「不过我不嫌弃就是了。」

「那么,师妹。」芬格尔严肃了起来,好像真是个在情场上纵横的花中老手,「你打算怎么追?」

「她要是知道怎么追还来问

你?」诺诺翻了个好看的白眼,「能不能别说废话了?」

「行,那我单刀直入。」芬格尔盯着夏弥的眼睛,「你为什么想要和楚子航在一起?」

「你要明白,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是追朔到问题如何产生的。」

「嗯……」夏弥歪着头想了想,栗色头发如水泻。

「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吧,只是想在他睡觉的时候一根根去数他的睫毛。」

「喜欢一个人本来就不是一件需要太多理由的事,有时候你看见了,你就喜欢上了,这能找谁去说理呢?」

「有天赋!就是需要你这股劲儿!」芬格尔大声喊,脚踩到椅子上,「有了本大爷相助,你拿下冰山美人楚子航简直易如反掌!」

「说你是情圣你还真喘上了。」诺诺不屑,「要点脸行吗?」

「一定不负芬格尔师兄信任!」夏弥反倒是一脸认真受教的样子。

「那么,你先给本首席智囊谈谈自己拥有的优势。」芬格尔猪肘子也顾不上啃了,他把餐盘往旁边一挪,蹲到椅子上看着夏弥。

「优势?」

「嗯对,一件也不能少,就算是小优势。」情圣兄开始唾沫横飞,「要知道,咱们卡塞尔里喜欢楚子航的女生蛮多的,比如他身边那个狮心会……」

「别说了。」路明非拿肩膀顶了顶他腰。

「干啥不让我说?」

「苏茜姐是师姐闺蜜啊!」路明非扶额,对面的诺诺冷着张脸。

「不好意思。」芬格尔举手示意,「那就不拿她举例,反正追楚子航的很多就是了。」

「你如果没有比那些女生突出的优势,那么赢下这场战争也就无从谈起。」

「长得漂亮算吗?」夏弥眼中冒起燃燃战意。

芬格尔目光深邃,上下打量夏弥,容貌……完美无瑕,就像是最伟大的艺术家手下的凋塑,每一丝每一毫都只存在于理论中。

「算,太算了!」芬格尔使劲点头,「还有吗?」

「我很久以前就和他认识,然后关系蛮好的。」

「行!青梅系女子,又加一分!」

「不只是青梅。」路明非插话道,「人家还是天降。」

「很早以前就认识了算什么天降?」芬格尔疑惑。

「师兄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已经忘记我了啦,然后在摩天轮上突然想起来了。」夏弥吐了吐舌头,笑得荣光灿然。

「什么?你们一起坐过摩天轮?」芬格尔惊叹道,「俗话说得好,青梅不如天降,但你这,青梅加天降,buff拉满了啊,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可我不觉得诶……」夏弥小声说,「师兄他这人,我找不到机会去攻略他……」

「找不到机会就创造机会!」芬格尔一拍桌子,「你知不知道楚子航平时的生活习惯?比如作息时间,或者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

「师兄不喜欢老老实实吃饭。」夏弥嘿嘿一笑,「我之前已经让他答应我好好去食堂吃饭啦!而且我还可以监督他哦!」

「正确的。」芬格尔满意点头,「你可以趁着吃饭时间增进感情,必须循环渐进,切记不得急躁,要从小事慢慢来,参与他的生活,让他逐渐习惯身边有你的存在。」

「和我观念一致,就得慢慢磨他。」诺诺发现把不爱吃的菜都挑完了还是没什么能吃的,「师弟,帮我搞点别的东西吃算了。」

「好。」路明非叫来服务员,要了一份鸡蛋火腿三明治。

「先就这么来吧,以后的事以后再随机应变。」芬格尔拍着胸脯打包票,「听师兄的没错,我从来不吃白饭,你拿下楚子航只是时间

问题。」

夏弥小脸微红,偏过头去,声音细如蚊吟,「别说那么直白啦……」

「我倒是有个内部消息。」路明非单手撑着脸,看诺诺吃三明治,眼里充满了温柔,「师兄他比较喜欢吃银耳羹,因为他妈妈以前经常做给他吃。」

「我行!」夏弥高高举起手,「我可是水瓶座诶,水瓶座做饭很强的!」

「我相信师妹。」芬格尔手指敲桌,「我觉得可以给本次行动取个代号,楚子航攻略行动怎么样?」

「你这个太土了,不如叫……」

路明非眼睛微眯,「春天的第十八个瞬间。」

「该说不愧是文科男么?好有文艺范。」夏弥眼睛亮晶晶,「路师兄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名字啊?」

「这是一个想法,」路明非轻声说,「我小时候在幻想里写出来的故事。」

「它是我的糖罐,里面藏着我收集的糖,我收集的每一颗糖都是一个瞬间,是我曾经到过的地方,在那里有我所见的最美的一瞬间。

「第十八个瞬间是最美的,美得叫人潸然泪下。」

「我取这个名字,是想希望师妹你和师兄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其实也不一定要有十八个啦。」

「管他多少个,结局够美好就行了。」

夏弥看着路明非,突然感觉他周围溢出一股悲伤的气息,望着虚空的目光悠远而又深沉。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23uc.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