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怨种沙雕和她的大腿仙君
听书 - 怨种沙雕和她的大腿仙君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两百二十八章 假正经的美道士

冥山鱼客 / 2022-11-28 17:18:07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小道士说她是妖,这话要叫江离听见,约莫气得想吐血。用江离的话来说,她平庸的相貌,委实不配和妖为伍。

然,小道士却觉得自己猜中了:「贫僧自来听说,妖不似人,知礼数为何物,故而行事甚为张狂,今日一见,贫道算是领教了一回。」

「……」

北冥不是妖,她是神,但眼看小道士眼底是藏不住的鄙夷,她觉得吧,比起神,她还不如做个妖,否则,待来日叫她家亲哥知道,她好好一个神君,叫凡人当做了妖,会不会把她锁在不周山深处一千年?

这番揣测,刺得北冥浑身一激灵。

她立刻挑眉,学晏华那厮朝小道士抛出一个勾人媚眼:「小郎君好眼力,奴家可不是一只狐狸精嘛。」

「……」小道士看了,手几乎握不住剑:「女妖,立刻撤下结界,否则,莫要怪贫道对你不客气。」

「你要对本……我不客气?」北冥立刻放下茶盏,欣欣然地将手搭在衣领上,「来吧,请道友尽管对我不客气,我保证不反抗。」

「你——」小道士气得脸色红白相交,他终是抡起手中长剑,杀了过来。

剑之厉,远超北冥之预计,北冥立刻收起戏谑的心态。

她观小道士年纪不大,便以为他的修为不至于高到哪里去,却不想,年岁不大的他,修为竟然出奇地了得。

剑杀过来的时候,北冥已经错开身,但小道士的剑如游龙般,不管她怎么错身,剑离她身前的距离,总在一尺之间。

换而言之,若稍有不慎,她便要被小道士的手中剑,戳出一个血窟窿。

正此时,楼梯上传来小二的脚步声,北冥知小二将到,便故意露出一个破绽,叫小道士的剑破开防线,直击她的前胸。

小道士骇然,急忙收剑,但此时,她和小道士之间的距离,已十分的近,小道士为了不让剑伤到她,便只能以身带剑,转了个身。

此般动作,小道士的剑固然是离她远了,但小道士的人却离她近了。

而北冥自来眼明手疾,就在小二登上三楼时,她一手撤下楼中结界,一手揽住小道士细如柳枝的腰身,只见她轻掐小道士的腰间肉,然后娇滴滴地啐了一句:「死相,你也忒着急~」

长剑哐当一声落在地上,被北冥搂住的小道士,傻成了一根烧火棍。

小二慌忙埋下头,端着茶水,快步往桌前走,因他走得实在快,以至于那装满茶水的壶盖,被壶中水撞得砰砰作响。

但小二不敢放慢脚步。

待他终于把茶壶放在桌上,便飞快掉头,冲向楼梯,他一边冲,一边小心地说:「两位贵客放心,小的什么都没瞧见。」

半挂在小道士半身的北冥,乐得哈哈大笑:「哈哈哈……」

小道士怒而拂袖,欲用力推开她,北冥却在被推开前,朝小道士的嫩耳垂吹了一口热气:「道友,你若敢走,我便敢叫这一条街的人,都看见你和我搂搂抱抱,风流快活。」

「你——」被气到极致的小道士,再也绷不住云淡风轻的脸,他涨红着脸,怒骂,「真不要脸!」

不要脸?

若能逗得美人面红耳赤,她还要什么脸?

被痛骂的北冥不仅不退,身还向前微倾,她的脸几乎蹭上了小道士的脸:「道友,你不觉得此情此景,比之你爱看的人间情爱戏,还多了三分浪漫吗?」

「谁——谁说贫道爱看戏了?」小道士脑袋后仰,结结巴巴地驳,「贫道不过是路过此处,坐下喝一口茶罢了。」

「哈?」就在北冥一怔愣间,小道士脱开了身,拾起落在地上的长剑,整了整衣衫,便要离开酒肆。

然,一本册子,自他衣袖中滑落。

北冥垂眸一看,竟然是她写得《人妖生死恋》。

这本子写得不如何,但其中关于人和妖的双休之事,描摹得格外清晰。

「啧啧。」北冥忍不住砸吧了两下嘴巴。

她竟然眼拙了。

还以为这个美人小道士是个清冷性子,却不想是个隐而不露的闷骚。

小道士的脸,又一次红得要滴出血来,他惊慌失措地弯腰,想要捡起不慎掉落的话本,但,北冥手更快。

她指尖一弹,掐出一道风咒,落在地上的话本便在小道士将要捡起前,飞到了北冥的手里。

然后,她一个纵身,落在楼台高处,她笑眯眯地看着小道士略显仓皇的声音,扬声言:「道友,你若敢逃,我便敢将这话本丢下楼去,叫楼下的看客都知道,你虽是个道士,却是个好色的道士。」

「我——我不是!」小道士急急辩解。

还不是?.五

这本子可是她写得,她还能不知道里面写得东西,有多不堪入目?

「道友若不是食仙街的常客,那我丢了也就丢了,可若此间有一人认得你,那道友的好色之名,怕是要声名远播了。」

「……」小道士用力地咬住后槽牙,强忍住决堤的怒意,轻问,「敢问女修士,可是贫道曾经得罪过你?」

今日是她和小道士头一回见面,何来的曾经得罪?

但,为了留住小道士,她不介意平白生出一个曾经来。也或许,她真的和小道士有过一个曾经呢?否则,万千人潮里,她何以只看见了一个他?

「嗯。」北冥毫不心虚地点了点头。

小道士略略闭了闭眼,掩下失控的情绪,待他再睁开眼,又回复成最初无波无澜的淡漠神色:「若是如此,贫道愿意和女修士赔罪。」

「哦?」

小道友正身,而后双手交握,朝北冥躬身:「女修士,虽贫道委实不记得撞见过女修士,但想来女修士不至于欺骗贫道。

今日,贫道正式为过去冲撞过女修士,向女修士赔礼道歉,还请女修士多多宽宏,莫要和贫道一般见识。」

真真是个知礼数的美人,也叫她更爱不释手了。

北冥飞升落回茶桌,提起小二刚送上来的好茶,倒了两盏,她将一盏推到小道士坐过的座位:「我自来不是个小气的,只要道友肯留下陪我喝一盏茶,我便和道友一笑泯恩仇,如何?」

小道士看着北冥,终是长叹一口气,放弃了无用的挣扎,他缓步走回茶桌,坐了下来。

高台上的戏,正是唱到十年寒窗苦读的书生,金榜题名。

北冥侧首,看着眼神清亮,目光落在高台上的小道士:「道友,不知怎么称呼?」

小道士眉目淡淡,答:「你我萍水相逢,何必互问姓名?」

「嗯,有道理。」北冥点点头,自顾自地说道,「我是一只妖,真身嘛……区区沙雕是也,但我有鸿鹄志,顾名……北冥。」

说罢,她的目光停在了小道士脸上。

小道士只有满脸的无奈,却没有旁的表情。

于是,北冥又将那一本《人妖生死恋》轻轻放在茶桌,话本的首页上,北冥君三字十分醒目。然,小道士眼不垂,默默伸手,将话本揣回了衣袖。

难道刚才她眼花了?这道士没有看话本看得呆了?

可若他真得看呆了,便说明他是个喜欢读话本的道士,那自然也该对话本的作者有所崇拜,可她都说自己名北冥,他却半点反应也没有……

「贫道……景之。」

罢了。

北冥回神,笑赞:「渐光景之诚信兮,身幽隐而备之,景之,是个好名字。」

小道士错身,目色难掩错愕:「你知道?」

「诶?难道我不能知道?」

「……」

眼看小道士脸上划过一丝不自然,北冥瞬间了悟:「景之是觉得,妖都不曾读过书?」

略显不自在的小道士,脸又红透了。

北冥笑而挪开脸,免得伤了小道士的自尊心,她将目光落在高台上,身穿大红绸的状元郎:「景之,你猜,那书生可会遵守承诺,去他乡,八抬大轿把私定终身的姑娘娶回家?」

「会。」小道士毫不犹豫地答。

「为何?」

「君子重诺,书生既是个饱读诗书的人,便一定也是个一诺千金的人。」

北冥捂唇,掩住笑意,她还真是独具慧眼,景之不仅人生得美,心肠也甚美,比那毒嘴的江离可爱数百倍。

可惜,景之人美,人世间的事却没有那么美。

高中状元的书生,很快得到丞相的赏识,引为东床快婿,书生欣然答应,全不记得自己曾和一个他乡的姑娘山盟海誓。

小道士愕然,不解地低喃:「为什么?」

「好读书的未必是君子,也可能是衣冠禽兽,不读书的或许是个大老粗,却也能是难得心细的温柔人。」

小道士茫然抬眸,目光愣愣地落在北冥脸上,他如水的透彻目光里写满了迷茫。

看着这样的景之,北冥顷刻间明白,这许是他头一回走进满是烟火气的人间,所以,他不懂人间之复杂。

也正是因为他心思透彻,所以小小年纪,便修为了得。

她脸上的笑容,忽而就少了三分调笑,多了两分认真:「景之,天底下的很多事,其实和你以为的不大一样。

譬如戏中的书生,便他读尽典籍,也可能是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又譬如幽都的妖,未必个个都如传闻中的不要脸。

生灵之鲜活,不在一族一界,而在每一个鲜活的个体。若景之真对什么感到好奇和不解,与其去听旁人多说什么,不如自己用心地倾听。」

「谁好奇了!」小道士猝然转过身,眼神又一次落回高台。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23uc.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