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至尊阵师
听书 - 至尊阵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再燃灭源之志

单电懂懂懂 / 2022-11-28 17:14:36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总有那么些事情,赶着出现在你面前,刻意的安排还是命中注定,不得而知。姜炎流无法做到视而不见,胸膛下至肚皮被抛开,扯着血肠弄得到处都是。

从虚空中拿出个哭脸面具戴上,姜炎流便动身离开。

凭借着模糊的记忆,姜炎流来到了蓝晓所在的酒馆,掀起面具和他打个照面后又继续戴上。

“调酒师算得上稀有职业,薪资不低,怎么还带着依依住在那种便宜的小木房里。”

为什么住在小木屋?蓝晓自嘲着笑了笑道:

“我以前是个混蛋,搞地下事业的时候和他们玩了两手,结果越玩越上瘾,欠了不少,为了能和依依安稳活下去,我不得不接受他们提出的条件,每个月都为了利息而努力。”

姜炎流发出轻蔑的笑声,原来是种下的前因,才有如此后果。

“我一路走来,见过很多人,你的实力在小镇中算的上上流,何不去参加探索或是狩猎队,这种更加赚钱的活,运气好的话暴利两三次什么债务还不清。而且带着依依逃走或是反抗,这些你也做得到,何必顺从成这副模样。”

“我不敢赌,而且依依独自在家我不放心。”

从蓝晓的眼中,能够看到那种源于深层的恐惧,这恐惧已经牢牢套在他的身上,使得其做任何事情都畏手畏脚、担心着担心那,知道对方无药可救,姜炎流起身就要离开。

却被蓝晓出声叫住,姜炎流失望的样子自己见过无数次,或许他真的有什么好的建议,能够改善现状,便决定道出其中原委:

“这个世界很可笑,逼得我进监狱的是他们,疏通关系将我保出来的也是他们。我欠依依很多,我破坏了她本该拥有的家庭,可我发誓这绝非我本愿,她没有童年,我只想安稳照顾和看着她长大,其他的什么都不想管。”

纵然蓝晓述说时真情流露不假,可姜炎流依旧不愿相信其一面之词。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依依以前应该是个健康的女孩吧?”

经由姜炎流这么一问,蓝晓低着头,缓缓开口:“是的,也不知怎么回事,依依开始生病,头发不知为何开始脱落,吃什么也吸收不了其中的营养,带她去看医生,服了很多药物也不起作用,渐渐的,她的耳朵也听不见,医生说再这样下去,她的五感都会丧失。”

“她的问题一般医生很难找出来,但若让一个热衷于修炼的人来,轻松便能看出其中原由,小木房那边的环境很差,浊气与阴气相辅相成,她的体内已经被这两股气给缠绕,本源核心被堵塞,身体也会逐渐被侵蚀。”

姜炎流轻敲着柜台细声提醒:

“若还在那里待着,她恐怕活不过这个季度。”

话语戳中蓝晓的痛楚,依依是他现在活着的唯一希望,失去她前路将一片迷茫,不敢想象那之后的世界会是怎样的。

蓝晓神情慌张,不知所措的样子是真的在为依依担心。

错者固要承担其错,罪已赎心已回,迷途知返浪子回头这才是最难的。

姜炎流手探入虚空之中,将那放在最深处的徽章拿出放到蓝晓面前。

“拿着它,带着依依去找龙溟院长,和他换一个天源丹和一些金币,依依服下天源丹,症状就会有所好转,在用那些金币在起源城租个店铺活下去吧。”

蓝晓犹豫着,新的开始吗?只要依依能够安稳活下去,怎样他都无所谓,刚要伸手去拿徽章,就被旁边突如其来的一只手抢先,顺着手臂看去,是一位白衣少女。

姜炎流也稍稍诧异,但看到对方是唐馨雨,他又缓缓撇过头。

唐馨雨走到另一边,拿着徽章怼到姜炎流面前。

“你送出徽章是什么意思?不打算回学院了吗?”

姜炎流摇摇头,从她手上拿过徽章交到蓝晓手中。

“等我找回小妹,就一定会带着她回来。”

唐馨雨不敢相信真如摩耶所说,直到这会儿看见姜炎流整个人的精气神比起以往都降低了一倍不止,这个状态被源点的人逮到那必死无疑。

“就凭现在的你,连本源气的正常使用都是问题,何谈带回玉雪?玉雪的事情我听摩耶说过了,那不是你的错,跟我回去吧,院长一定有办法的。”

“你回去吧,不用管我。”

姜炎流冷漠着回应,起身离开,唐馨雨在这个时候去拉他,却被他甩开。

手缓缓放下,看着姜炎流离开的背影,感觉无比陌生,从前那个不轻言放弃的少年何去了?仅是一次失利的打击,真的能有这么严重吗?

唐馨雨在外面追上姜炎流拉住他不让他再漫无目的走着。

“你开导别人,拯救别人的生活,难道你就不能拯救下你自己吗?难道真的要让玉雪被源点这样带坏下去吗?”

“我做不到。”姜炎流的声音颤抖着:“我根本做不到,他们打开的空间之门是远程传送门,世界之大,无迹可寻。”

他终于正面回应自己,虽说还是一些丧气话,但已然有戏。唐馨雨来到姜炎流的面前轻声说道:

“这都不是问题,你还有寒姑姑、龙溟院长,二人随便一个都能够将源点轻松消灭。还有姜耀辉、赵北少和诸葛谷雨他们,大家都是好朋友,你有困难只要提一嘴,大家肯定会想方设法帮助你的。”

见姜炎流不为所动,可自己明明放开他,他却没有选择离开,就证明其听进去了,想到这里的唐馨雨浮出笑容,伸手去摘下姜炎流的面具。

“还记得杨晓梦吗?你在龙境中救过他们南巫的上千人,如果玉雪在南巫,你只需书信一封,必然能够找到,春之度这边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尽全力让人帮你探寻玉雪的消息。”

姜炎流不知道该怎么说,馨雨明明是逃出春之度的,再动用仅存的势力在春之度行事难上加难,手缓缓抬起,唐馨雨主动迎合上来双手抓住。

“你还有我,可不可以打起精神来,不管其他人怎样,不管找寻的结果,从今以后,我都陪同你一起寻找玉雪,无论前方的路途艰险困苦,哪怕刀山火海万丈深渊,不离不弃。”

说话的同时,双手合十,姜炎流那颗沉寂的心也在此刻被唤醒。感受到姜炎流的手在用力,也就代表他重拾信心。

姜炎流拉着唐馨雨让她站到一旁,自己体内被尘封的力量开始冲击那层厚厚的冰封,响应他的操控,本在沉睡的龙炎与风雪力量开始活动,隐隐中从他的骨骼中传出龙鸣。

通体冒出白色寒气,本源气也逐渐得到解放。

隐藏在高空的摩耶看着下方姜炎流化解舒寒的冰封如此轻易,他也不禁觉得诡异,果真本源气实质化者对力量的操控远超常人,明明是深入骨髓经脉的冰封,竟然能够毫无损伤尽数驱赶,不得不承认,就算是自己也很难做到这般地步。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姜炎流能主动找回自己的力量,自己的任务也算完成,看着那些躲藏在各个角落里盯着姜炎流的人,一眼扫过,他们的实力皆被摩耶看穿。

连一个混天境都没有,该说是不自量力还是软弱不堪,就放心交给姜炎流应付,摩耶挥动着手臂,抽身离去。

摩耶的离去,降在那些躲藏者身上的无形压力消失,他们得获喘息,纷纷走出来,相互看了看后一齐朝着姜炎流奔去。

唐馨雨手放在腰间的棍链上,正欲动身却被姜炎流死死拽住。

只见姜炎流颤抖一激灵,寒气尽数逃窜,绯红光波瞬间播散开,穿过所有想要袭击自己的人!下一刻,无一例外全部静止在原地。

“都知道我是院长看中的人,怎还不识趣来此,莫非你们之中有源点的人?”

姜炎流释放出本源气,化出三十多道气流分散,牵引这三十多个妄图袭击自己的人,从他们的脑袋中抽出一个个记忆片段,在空中飞流穿行。

旁人哪里见过这阵仗,当即停步欣赏上面一些秘密趣事。

“春之度的摄忆之法?”唐馨雨小小的脑袋充满了大大的疑问:“你不是大夏的圣源吗?怎么能够使用这个秘术的?”

“不知道,看瑜娘教你秘术的时候我偷学了一手,结果竟然能够顺畅施展,就和瑜娘说了,她便也教了我一些秘法。”

其实这秘术是姜炎流的师父让他学的,给了一本春之度的秘术典籍学习,姜炎流没多少闲工夫,就选择上面一些有趣而又实用的秘术修习。

唐馨雨看着无数画面闪过,不敢相信才多少时间,就算姜炎流是个意外能够使用秘术,这般熟练的摄忆之法,在春之度一众青年才俊中可无一人能够达到,没个四五年的磨练,根本不可能将摄忆之法使用的如此熟练。

“天火、神遗物、以及这秘术,莫非你真是受到了上天的眷顾,能够无视终焉世界的规则?”

上天的眷顾吗?给自己带来了诸多麻烦,如果小妹能够安然无恙,姜炎流宁可不要这些。

“要不你再把异纹录教我,说不定我使用不会有任何副作用?”

“可以啊。”

随口一说她竟然当真了,就当唐馨雨要催动体内本源气在姜炎流面前展示异纹录的基础,他便连忙开口打住:

“停一停吧,异纹录怎么说也是你的保命手段,要是被我学去了,就算不上什么绝招了,再说我会的已经够多了,兼顾这么多一起修炼已经是很累的,再加一个异纹录可真受不了。”

两人交谈之际,一幅诡异的记忆画面出现,接连后面的片段看去,是一个农场,即便是夜晚也能看到画面中暗藏的黑气,是湮灭神的力量无疑。

姜炎流将那一连串记忆片段拉近,想要一探究竟,可这记忆却迅速溃散,紧接着传来的便是旁边一人脱离了时间的束缚,体内迸发出黑气将他吞噬。

经受黑气的折磨,在地上挣扎,没人胆敢靠近,他也逐渐没了生机,翻着白眼惨死街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23uc.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